诶?我今天明明也很乖啊... ...

我可能永远也适应不了这个社会。
我可能永远明白不了那些约定俗成。
我也许注定是被淘汰的那一个。
那么继续还有什么意思?看着未来还有什么艰难苦痛吗?
我就是那种特别容易被打败的人,越来越,越来越沉默。
今天R绕远路自行车载我回家,把我送到门口很快就回去了。
我值得那么做吗?

忠诚(加米 一个人工智能梗)

在新手机上下了一个LOFTER,小心翼翼地翻消息里的小心心,然后看看看桌上空白的数学试卷。

数学试卷:mmp。

不太想按原来想的写了,虐。有没有小天使和我私信讨论一下爱情(x   住校周末有空

发现自己越写越少了...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Ⅵ

  两人又因为展品的原因耽搁了一下。(“看到那个暴发户试图向他女朋友炫耀脑袋里的填充物了吗?”阿尔在不被注意...

帮表弟的女朋友写情书

 我亲爱的,我又在想你了。

我通过窗户,看到光,看到那耀眼的温暖的金色,我就想起你来——我总是在想你。

看到黑色,就想起你柔顺的长发;看到乐符,就想起你百灵鸟似得歌声。就算什么也不看,闭上眼睛我也会想起你来,想起你抿嘴笑的样子,想起你任性耍小脾气的样子,想起你发呆时微低着头的样子... ...每一个都是那么的好,像是一把钥匙,“咔”的一下就把我的整个心填满了,幸福的感觉在我胸腔碰撞,开心的要溢出来。

“这可不太妙啊... ...”有时候我会想,世界上最好的女孩被我抢走了,以后连上帝都要妒忌我呢。不过不要害怕,我的小公主,我说过我会守护你的,守护我们的爱情,就...

忠诚(加米 一个人工智能梗)

  不知道为什么不喜欢在电脑前码字,好吧,我懒。不管哪个地方都不能输给北极熊的琼斯先生好可爱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Ⅴ

  阿尔很快到了展品登记处。因为到场时间较晚,登记处很空,负责登记的一个中国小姐正在和另一个工作人员闲聊。

   “呜呜呜呜你看到布拉金斯基先生和他手里的那个娃娃了吗,”那个带着熊猫发夹穿着工作服的少女眼睛里几乎可以看到一闪一...

忠诚(加米 一个人工智能梗)

上一张的标题错打成米加啦qwq 如有误会非常抱歉

错别字和ooc欢迎指正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...

忠诚 (米加 一个人工智能梗)

  Ⅱ

  “你就叫马修吧。”阿尔坐在公园的倡议桑,享受着久违的阳光,比起在实验室没日没夜的工作他果然还是喜欢阳光和新鲜空气(当然之前全身心地投入到实验里的阿尔可不会这么想)。他的嘴里嚼着刚在M记买的汉堡,使他的声音有些含糊不清,但这并不影响人工智能的理解。

  “好的,主人。”人工智能——现在我们管他叫马修的声音冲耳机里传出来。

  “哦——哦!别叫我主人!就叫我阿尔吧。”阿尔发出一声美国人特有的感叹“这样让hero好想回到了封建社会。”

  “马修是我可怜的夭折了的表哥的名字。”阿尔...

忠诚(加米 一个人工智能梗 )


  z市久违的雷雨天,明明是下午,天却黑得像傍晚。没有太阳偏金或橙红的亮,不知道哪来的淡淡的苍白的光,从窗口飘进屋子里。


  昏暗的屋子。


  屋子里站着一个金发的青年,摊着一堆复杂的仪器——有些摊在地板的角落,有些摊满了墙正中的那张工作桌。


  金发的青年长得是很英俊的,即使在如此昏暗的环境下也不难看出来。典型的美国人长相,额前一束呆毛违反了地心引力似得翘起,方形的金丝眼镜反射出些许光,并未挡住那双海一样的眼睛。工作台的边角勾住的证件告诉了他的名字...

一个强行的后续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“停下!”金发的骑士在小路上驱马疾驰,终于,前面那人衣裳最末的一片深蓝也消失在绿叶丛中。

  他叹了口气,露出惋惜的神情。挥了挥手,扭头示意骑士团可以撤退,却发现只有自己一个人。

  骑士长眨了眨眼睛,翻身下马。已经是黄昏了,暖黄色的光从树枝的间隙中透出来,将白马的马鬃照成几乎神圣的金色。过度劳累的马儿喘着气,享受着暖洋洋的暮光,亲昵的蹭着主人的手指。

  骑士长轻笑,转身回走。那些光将他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,他只是慢慢地走着双手正在脑后,唱...

妖精的眼泪 6

  下次一定要改掉RK不吃水果的毛病,瑞琪骑在马上想。他好像有点领悟灵气是什么东西了,不过中间又好像像浓雾一样隔了什么。

  反正一时也不指望想到什么,瑞琪抬手摁了摁微微发疼的太阳穴,回想起临走前的事。

  RK面色反常一脸凝重的取出一个小盒子塞进瑞琪手中,“这是‘妖精的眼泪’,不到紧急时候不能用。”

  “咦,这就是传说中可以实现任何愿望的东西?没什么特别的啊... ...”

  “别乱动啊!很珍贵的,怕美人你出了意外什么... ...好啦不闹了,弄好回来还给我。”...


妖精的眼泪5

  瑞琪坐在门口的椅子上,看着小跑过来的鲁比。鲁比的手上拿着一碟水果拼盘,被制造者细心地摆成了小兔叽的模样。

  当然鲁比也知道这并没有什么卵用。

  黑发的少年焦虑的向四周望着,衬衫宽大的下摆在风中摆动。

  “RK不在这。”瑞琪看了看支吾着的小妖感叹,这么好的一孩子怎么就跟了RK那人渣。

  “谢谢... ...”鲁比轻轻点了点头,又端着小果盘,哒哒哒地往回跑去。

  诶呀,多好一孩子。瑞琪看着鲁比的身影越来越小,化成一个小点,再一次想到。身后传来一阵...

© 不要发现我 | Powered by LOFTER